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山水】自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8:21
摘要:我紧紧靠在他身边,惊恐地望向门外,我知道他听不到我的讲述,但我还是想讲给他听。告示他,你爸是个流氓。
我常常挂在嘴里的口头禅,要心平气和,无欲无求。还常常教导我的儿子和老伴,甚至在不认识的外人面前说教,要放下要静心。我总是笑呵呵地露出雪白的烤瓷假牙,在外人面前大声地说教,感觉自己就是圣人。做人之道,养生之道,口沫横飞。当有人频频点头称赞叫好时,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他们觉得我有高尚的情操,修养达到无以伦比的境界。我知道我是从每天寄来的免费的《老年报》中,看到的只言片语,进行自我加工,故弄玄虚地在别人面前摆弄。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或者更是做不到。我喜欢外人说我有学问,特别是说我年轻,牙齿长得又齐又白。我一定会裂开大嘴,支出上下嘴唇,露出我花了许多钱安装的雪白烤瓷假牙。都八十岁了,牙齿还这么好。看不出,看不出。心态好就是年轻啊!我此时万分得意,上下颚吐得老高老高。心里想,我还有魅力,还有女人缘。
我经常和我的儿女们说,我会活到一百岁的。不是吹牛,我还是比较满意我目前的生活,生活有规律,身体也没有大毛病。上午打打门球,下午玩玩麻将,悠哉悠哉的。去年我那位多病的老太婆过世,我身上的男性激素荷尔蒙,也不知为什么,会如此迅速地冒出,我莫名其妙,每天想的都是女人,满脑子都是女人,就是夜间做梦也是如此。不管老的小的丑的美的,只要是女人,我都会兴奋,两眼发光,粘粘糊糊地靠上去。不到一年我找了两个女人,都不让我省心,我心力憔悴,无法驾驭。我最近常常做梦,骑上了一匹白色野马,它只知道拼命地跑,有时马屁股还一翘一颠,非要把我震下去。我怎么骂它怎么打它,就是停不下来。周围的风雨树枝打在我的脸上身上,全身疼痛血肉模糊,看不到眼前的一切,不知是血水还是汗水,不断地在我眼前流动,我紧紧地抓住野马的鬃毛,生怕掉下摔死,害怕地闭上眼睛,任由其发展,最终,啊!一声,在悬崖边一起坠下。

我看到我的儿女们坐在沙发上,互相埋怨,不时地大声吵架,谩骂。没有一点儿悲伤,没有一点儿痛苦。我看了看周围,我日常睡觉的大床已被拆掉,角落堆满我睡觉的被褥。他们不让我今晚睡觉,那被褥还残留我中午午睡时留下的味道,崭新的双人被褥,垫子也是新买的狗皮褥子,床已不见了。我想他们不至于不给我吃饭睡觉的,我也懒得与他们计较。我坐在卧室的椅子上,听着他们大声小叫。他们吵得很厉害,我听不清他们吵些什么,也不想听。我只是奇怪,我怎么啦?他们突然都回家来,我感觉似乎有几个月没回家来了。我那个保姆女人怎么变得如此安静,平日她可是不折不扣的泼妇,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默默地整理她的东西。感觉像是失去主人的狗,夹着尾巴低着头。你们不知道我那个保姆女人可凶了,她仗着我,大院里许多人都和她吵过。我的大儿子还被她打的头破血流。我知道她是狗仗人势。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女儿说保姆是我的小三,虽然我觉得听起来难听,我是很要面子的,但实际上她就是我的小老婆。她悄悄地走进我的卧室,打开我的抽屉,她有我的抽屉钥匙,是在她的不断要挟下,给她的。我看到她把我的存折拿走,还诡异地笑了一下。奇怪了,她也不与我打招呼,我一直坐在那张椅子上,看着她到处寻找着什么,我和她说话,你在找什么?她根本不理睬我,也不回答我的问话。那个是我死去的老太婆的金项链,你怎么也拿走了。我说话了,她却蹑手蹑脚的头也不回离开我的卧室。我感到我的小三要离开我,客厅里的喧闹声不断地传来,好像我不存在,当我是空气。我气愤地大声叫道,你们都给我安静,我还没死你们就想造反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继续地吵闹喧哗。我愤怒地冲出我的卧室,冲着他们挥舞着双臂。他们并不理睬我,还在相互指责。我的宝贝女儿此时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穿过我的身体,走向厕所。我此时也惊呆了,搞什么,我的身体怎么如此轻飘飘的。
客厅中,蓝色的布帘上挂着一个大字“奠”,两旁的对联“悲苍天无义迎仙老魂归天堂,恨孝子有情送慈父神游仙界。”下面的桌面上摆着一张照片,是我最得意的标准照。两旁是插满白色菊花的瓷瓶,桌子下方摆着一个插满香烛的大盆,旁边放着一个专用烧纸钱的火盆。在客厅的右手边位置,一个冰柜横放在那里。我飘了过去,看到我的躯体冰冻在里面。经过入殓师的化妆,我看上去是那么的安详,好似深沉地入睡。
我中午还好好的,打完球,梳洗过,怎么就死了。我不再生气了,迷惑,我想知道我是被谁害死的。我在空中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吵闹。
他们一点儿都没有悲伤的感觉,好像早就知道我会死去,或者还庆幸我突然死去。他们争论的是我去世后留下的问题,那个未婚保姆是他们头疼的事,他们不忌讳保姆在场,也许有意在她面前大声争论。要让保姆知道他们是如何讨厌她厌恶她,特别是我的大儿子,我认为他非常愤怒,他大声训斥,中午时分,肯定他们吵架了,不然我爸为什么会死去。该死的保姆害死了我们的爸爸。我看了看我的小三,她似乎理亏,也没有理论,或者她知道靠山倒了,力单势薄,温顺了许多。我真的想不起来中午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有没有吵架。我的大儿子要报警,她肯定给我爸下毒了,为什么我们的爸爸会突然死掉。上午还去打球,吃完午饭就突然死去。大儿子要打电话报警,他的愤怒已达到极点。我的二儿子和女儿马上阻止,他们说,爸爸尸骨未寒,还有许多事情要办,现在报警不合适。保姆看到有人撑腰,马上也来劲了,她体内的泼妇基因突然爆发,天地良心啊!我是多么爱老爷子啊!他是好人啊!天地良心啊!你要给我做主啊!呜呜呜……她像机关炮似的不停发射。我知道我的小三就是这样对付我的,我被搞得烦死,就什么都答应了。我的儿女们还不知道,我的所有储蓄都在她手里。保姆已压抑很久了,逮到机会,她不会放弃的。我看到我的儿女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我知道我的儿女们都是文化人斯文人,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们刚才只是指桑骂槐的议论,他们以为保姆会知趣,主动离开。当发生正面冲突时,他们马上蔫了,那保姆像癞皮狗一样,坐在地上,四肢不断拍打地面,天地良心啊!不停地喊叫。声音通过楼道,像通过扩音器放大,在空气中震荡,一波一波地传遍机关大院。
我去世的消息,应该是我的小老婆给传出的。我的子女们满脑子还在想如何处理后事,那些我留下的麻烦事。厅里老干处马上派人来,是否要帮忙,有什么要做的。陆续许多人都来吊唁,每个来人都说,可惜。上午还好好的,就没了。我见到许多以前很少来往的人,有的是我以前非常讨厌的人,我有点儿感动了。只有到这时,才能看清面目。花圈堆满了门口,大儿子忙着接待来人,三鞠躬后瞻仰我的遗容。二儿子出去办事,我看到我的女儿在不断玩手机。小三保姆整理她的东西,一大堆的东西,要把家搬空,她怎么收集了这么多东西,没人再敢惹她,似乎被大家遗忘了。
我是很爱我的孩子们的,我知道他们都很孝顺,大院里的人都看到眼里,我也明白。他们都是好孩子,但他们都有各自的算计和盘算,我知道。我的大儿子外表很像我,其实性格性情就像我去世的老婆,大方大气,直来直去,我从小就不喜欢他。二儿子体貌结合父母的优点,但却继承我的最大缺点吝啬。宝贝小女儿娇小玲珑,是我的掌上明珠,我和她妈妈的所有坏毛病都转给她了,特别善于使小手段,精于算计别人。刚才他们的争吵,我听出他们各自的想法。他们对保姆的态度,就可以揣摩出原委。我死去后,在尸骨未寒的情况下,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的财产,爸爸是不是把房子给了那个婊子。其实,我也知道,在他们的妈妈过世后,在我又想娶小老婆时,他们就开始盘算了,开始担心了。或许,我走的太突然,所有人包括我的小老婆,都没想到,都没做好思想准备。以至于,来不及悲伤来不及痛哭,像无头苍蝇,急需解决他们眼前的疑惑。一切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我同样如此,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如何死去的。

夜深人静,屋外开始起风了,所有的人都走了,大儿子和上回我老婆去世一样,一个人守夜,他小心地守护着“长明灯”,香火烧完前,要及时再点上,然后对着我的照片磕头,烧纸钱。门窗被大风吹得乒乓作响,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把屋内的灵堂照的通亮,我看到大儿子脸色苍白,赶紧护着“长明灯”。他知道,通往阴曹地府的路很黑暗,灵魂出窍后会舍不得离开家,留在家里长了就会给家人带来了祸害,所以人们就在他的棺材前点上一盏灯,照亮他们去阴曹地府的路。灯灭了,他们就找不到路了,就只能留在家里了,这是不好的。因此一般在棺材掩埋或者人火化前就要熄灭掉。
我的确不想离开这个家,我留恋这里,我在房内四处游荡,依依不舍。“轰”地一声,好像房子要被炸塌,一个响雷在屋顶上炸响。“长明灯”忽明忽暗,摇摇晃晃。灵堂内传来“呜呜呜”的哭声,爸爸呀!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啊!对不起!我似乎看到他在我老婆逝去时的第一天晚上,我在梦中听到有人哭泣,惊醒。大儿子的哭声时隐时现,看着他披麻戴孝的背影,我感到内疚,起身去安慰。他看到我,哭声骤停道,还未睡啊!累了去睡,我在就行了。我说,睡不着,陪陪你。此情此景,仿佛昨天,我过去安慰他,他还在不停地哭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肯定保姆欺负你,使你离开了我。我没有照顾好你,我答应过的,我对不起我死去的妈妈。我用手抚摸着他的头,轻声地说道,都是我的错。空气中似乎充满着潮湿的悲伤。
外面开始下雨了,空气变得阴冷潮湿,他用手把冰棺上寒气抹掉,被冻的如同胡萝卜的手指,轻轻地在上面滑动,我被他感动了。我那宝贝女儿,每次都会找借口,说什么女儿不能守夜。就是她母亲住院生病也没有一次看护过,她总是有许多理由的。我最不喜欢的儿子,他是最爱家人的,都是他心直口快害的。我安慰他,我没机会表白了,我是爱你的。我也恨你让我遗憾,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告诉他,你爸不是好人,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风从窗台的缝隙吹进屋内,发出像哨子般的忽长忽短的鸣叫。烧纸钱的烟气让人睁不开眼,到处被风吹起的烟尘。门外漆黑一片,似乎有许多小鬼在窃窃私语。我紧紧靠在他身边,惊恐地望向门外,我知道他听不到我的讲述,但我还是想讲给他听。告示他,你爸是个流氓。

公元19 0年9月9日我出生在大户人家,你爷爷在城里和乡下都有许多财产,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财主。你爷爷共娶了三房太太,你爸我是最小的姨太太生的,也是你奶奶的独生子,在家族里年纪最小,你爷爷六十岁时生下我,所以你的堂哥,许多和你爸年龄差不多,你们年龄小辈分高。
在我七岁那年,爷爷去世。分家后,大房一家把我们赶出大厝,住到大厝外的小院。分到三十余亩良田和一座山地,奶奶和我一点不会农活,每年收租生活也过得去。在县城读完初中后,我开始变化了,再不是那个听话老实巴交的孩子。我发育了,我长大了,家族的人别想在欺负我和我母亲。我开始学会吃喝玩乐,赌钱逛窑子。
那年,我只知道我在县城赌钱被人做手脚,输了一大笔钱。心情不好,从通往县城的堤坝公路,往村里赶。一路上,想着向我娘要钱的事,我想可以卖掉几亩水田还债。堤坝旁的柳树随风摆动,几只燕子一直在水面上飞舞欢叫,堤坝下的芦苇荡在微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温暖的暖风拂过我的脸庞,并没有使我感到心情愉悦,我烦恼有心事。我一脚把坝上的石子踢向远处,石子从坝上滚落到水里,扑通一声,惊动了在石板上晒太阳的老鳖,它迅速钻进河里。鳖也躲着我,石子也挡道。
我躺在堤坝青翠的草皮上,双手抱着后脑勺,嘴里还咬着随手采来的狗尾巴花,两眼迷茫地望向水面,缓缓流动的溪水,波光粼粼,迷茫,烦恼,困惑,忧郁,总想找地方发泄。青春的烈火逐渐在心中燃烧,我想着城里的漂亮女人,想到她们的身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 会如此强烈,有时无法控制,身体内的讨厌的激素,不断地涌出,火烧火燎,不自觉地我的裤裆里又支起帐篷。
一群羊从堤坝那头走来,“咩咩咩”地叫唤,叫的心里痒痒的。后面一个扎着两根小辫的十五六岁小姑娘,赶着羊。手里提着小柳条,嘴里唱着歌,一蹦一跳地从我身边走过。我抬头望着她的背影,夕阳下,天边不规则的彩霞,映红大地。一遍雪白的羊毛上,丰满肥厚的屁股在我眼前摇晃,映衬在夕阳的美景中。似乎不断地扇动不断地诱惑,我那脆弱的要命的小红苗,忽左忽右一上一下,最终还是从脑门子窜出。我蹦,站了起来,冲向夕阳下幻想的画面中去。从背后把她抱起滚到坝下的草丛中。完事后,拍拍屁股,我看到天空,晚霞更加火红绚丽。
乡里人都讨厌我,我娘在族长面前求情,赔了许多钱。在祠堂面对祖宗,我如同杀猪般的狂叫,屁股好几天都无法坐起。但我才不想娶她,我早就想离开这里。我告诉娘,我想到上海读高中,我要出去闯荡。我娘流泪不舍,她拗不过我,也无能为力,我在村里也呆不下去,因为村里的姑娘和小媳妇都躲着我。夜晚,我睡不着觉,像狼一样在村里四处游荡,两眼发出绿光,嚎叫着,见到独自出门的女人,会扑过去,抱住狂吻。一回邻村五十多岁的寡妇,赶夜路回家,她笑道,小兔崽子,我也要。她推开我,老娘这几天还真想着。我吓得松开手,跑了。我常常趴在村里小媳妇小姑娘的窗台下,敲打门窗嚎叫。她们晚上都不敢出门,白天也躲着我。我娘知道,我犯花痴,找人来说亲,但我不想,有钱的人家看不上我,也不敢要我。我成了村里的无赖地痞流氓。

共 1187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自杀》这是一篇挺值得回味的小说。通篇以第一人称的写法,跨度较大的追述了“我”一生成长、做人的处世经历,毫无避讳地介绍了“我”在世生活中的喜好乐趣。在“我”身上,既有着原始野性顽劣不恭的一面,又有着那种做人的圆滑世故的老道、刁钻和所谓的成熟,使“我”的人物形象显得血肉丰满,真实可信。小说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文中已是一个死去的人,以死去的眼光来审视阳间的亲情,细腻深刻地揭露了儿女们在“我”死后对家产乃至“我”后来的女人所做出的种种不同的表现,亲情的淡漠,人情的悲凉,令人吁叹!文末道出了“我”死去的原因。呼应了主题,正所谓作茧自缚,凡事有因必有果,一切会顺从天意。全篇基本上以心理活动贯穿全文,行文衔接自然,构思巧妙,角度新颖,人物形象塑造栩栩如生,个性鲜明,情节推进引人入胜,细节传神,主题厚重而深刻,令人回味思索,不错的一篇小说。问好作者,感谢精彩呈现,佳作共赏。【山水神韵编辑:孤漠一尘】
1 楼 文友: 2015-08-10 21: 8:44 好久没拜读到连中老师的大作了,问好!远握!期待新的精彩! 宠辱不惊,望天空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看世间花开花落。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8-12 04:09:5 谢谢一尘老师的精彩编辑,您辛苦了,我会努力的。
2 楼 文友: 2015-08-10 21:46:51 蛰伏后的复出。赞!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8-12 04:11: 2 老兄,谢谢了,没了灵感,只能等待。
 楼 文友: 2015-08-11 08:27: 8 好久未见老兄,果然一鸣惊人!
自杀,人终究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曲折离奇的生命,永远展示着人类的演变。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回复  楼 文友: 2015-08-12 04:16:21 老弟,谢谢您的拜读,感谢您对我的关心。
4 楼 文友: 2015-08-11 12:02:25 这是在我们山水社团的作品中很少见的自述型且带着意识流写作技巧的一篇小说。
连中在作品中以一位老者的目光,并借用老者死后的灵魂,认真审视着这位老者一生的主要经历和生活感慨。至于这位老者能从自己的一生中总结出什么样人生哲理?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连中想真实地表达出了这位老者或是逝者最基本的人性,不管它是庸俗的,还是高尚的,由读者自行判断并让读者在阅后留下了一个可供进一步思考的空间。
作品时空转换自如,时间脉络清楚,情节前后连贯,心理刻画自然,写作技法娴熟,是一篇值得年轻作者和读者去深深品味的一篇小说或者一段人生故事,至少,我们也可以在其中汲取到一些这种小说的写作技巧,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8-12 04:21:18 西郊老师你好,你的评价太高了,谢谢。的确向你所言,留给读者思考。再次感谢你的精彩评价。小儿咽喉肿痛
小孩流鼻血
儿童中暑的症状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