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梧桐小说】玉暖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6:20
摘要:红尘婆娑,祸福相倚,缘劫互生。以“爱”之名,在风雨飘摇中体验天涯咫尺,于日月如梭中见证沧海桑田,才知道,世间有一种放下,叫做“放不下”。 红尘婆娑,祸福相倚,缘劫互生。以“爱”之名,在风雨飘摇中体验天涯咫尺,于日月如梭中见证沧海桑田,才知道,世间有一种放下,叫做“放不下”。
——题记

【一】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月色缓缓漾满青砖墙,又筛过稀疏的梧桐树叶,在院里的石桌石凳上留下银色的斑驳剪影。月光下,一袭青衫的苏卿师傅正舒袖亮嗓,在兰姨月光般的眼波里倾情演绎——正是每逢月圆之夜必唱的曲目《赵氏孤儿》。只听其声,高昂处铿锵、低徊处婉转,韵致十足,撩得人不由地感其情,动己心。
凌霄、暖玉、沧海侍立一旁,听得心醉神迷。沧海眼神锁定师傅,身子微微靠近暖玉:“师妹,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唱得有师傅那么好啊!”暖玉唇边勾起一抹浅笑,没有搭腔。凌霄说:“这会不会,就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暖玉侧过头,两泓幽深潭水似的眸子望定他:“大师兄,你说什么呢?”“我说,我觉得师傅不仅仅是在唱戏,他好像在讲一个故事……”凌霄若有所思,好半天才说出这一句。“大师兄,我们是听着师傅唱这折戏长大的,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啊!”凌霄转过脸看着暖玉。月下,暖玉双眸灿若星辰,波光潋滟,美艳绝伦。他的心犹如电流通过,悸动不已。不再言语,只悄悄地握住了暖玉温润细滑的手。
诗经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暖玉心头一荡,低了头,无限娇羞。
沧海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儿女情长,他正全神贯注地欣赏着师傅的高超技艺。“为孤儿我不死活在人间”,唱至此处沧海由衷地喝了一声彩,凌霄也随即松开了握在手心的皓腕。乖巧的暖玉跑上前,给师傅递上了毛巾。苏卿颔首拭汗,兰姨俯身端起石桌上的热茶,待他擦好汗之后,体贴地送到他手中。苏卿啜了一口茶:“兰儿,你泡的铁观音真香。”“嗯。”兰姨顺手接过茶碗,幽幽地看着他,“卿哥,多情戏子伤情戏,我们就这样一直唱下去么?”苏卿闻言眼神一黯,抬头望着寥落的星,良久,终是无语。

【二】
时光从胡弦上拉出的凄迷中流过。
今天是暖玉正式挂牌登台的第一天,和她对戏的是凌霄,唱的是《牡丹亭》的《惊梦》,“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唱至缱绻处,妩媚从暖玉眼角飞出,细细密密地在“柳梦梅”的周身织出一张无形的网,盈盈水、脉脉语——举手投足皆是戏,戏里戏外总关情。
后台,沧海看着暖玉流光溢彩、风情万种,发了痴、出了神,手臂上挽着的戏服滑下,尤未察觉。
台上台下,这些细微的情愫没有逃过苏卿师傅的眼睛——他一直站在一边密切关注是生怕徒儿紧张有闪失——他背转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干杯!”透明的酒在杯子里晃,晃出了一片欢声笑语。“暖玉,第一次登台就赢得了满堂彩,真是好呵!”兰姨的声音温柔绵软,听在耳中是说不出的舒坦。“对呀对呀,师妹悟性高、扮相好,又肯下苦功,假以时日,肯定是红透京城的名角儿!”沧海笑着接了一句。“二师兄,你又哄我开心。”暖玉嗔怪沧海,转向兰姨,“兰姨,来,这鱼新鲜,尝尝看。”说着给兰姨夹了一块糖醋鱼。“依我说,你二师兄的话很有道理呢!看我们的暖玉,出落得越发水灵了,再过一年半载,就该给你寻婆家了,不知道谁家的公子有这个福气……”兰姨笑吟吟地瞅着她。“兰姨!我,我不和你说了!谁要嫁人啊,我要一辈子都呆在师傅和兰姨身边。”暖玉娇嗔地跺了一下脚,索性拉着兰姨的手撒娇,却把含羞带喜的眼神投向一言不发的凌霄。“这丫头。”苏卿哈哈一笑,顺手拍拍坐在左侧的沧海的肩膀:“今晚你们都到院子里来,为师有话要对你们说。”
苏卿来到院子里,三个徒儿已恭候在那儿了。他给兰姨递了个眼神。兰姨会意,把手里的铜盆放下,一字排开,打来井水把它们盛满。苏卿不理会徒儿们疑惑的目光,只是命他们一人一个铜盆双手端起,挺胸收腹双腿并拢站好,一动也不许动,然后顾自坐在石凳上,品起兰姨为他精心泡制的铁观音。
月上中天,光华如练,照得地上好像笼了一层薄霜,冷冽的白。不晓得兰姨在苏卿茶碗里续上了几次茶,暖玉终究是个弱质纤纤的女儿家,力气不支,只听“咣当”一声,她手里的铜盆被放在了地上。暖玉喘着气,揉着酸疼的胳膊央求道:“师傅,我实在坚持不了了,您就告诉我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吧!”
苏卿慈爱地看了一眼她,用茶碗盖轻轻拨着茶上的浮叶,仍旧微笑不语。
“师傅。”沧海放下了手里的铜盆,“我懂了。”
“你懂了?你懂得了什么?”暖玉闻言走近了他几步。
“师傅在告诉我们,要懂得放下。”沧海对暖玉咧嘴一笑,目光投向苏卿。
苏卿眼里灵光一闪,不禁细细打量沧海——别看这个徒儿平日里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却不想竟有如此慧根。他放下茶碗,欣慰之至。
“霄儿,放下。懂么?”苏卿把目光投向还一丝不苟端着铜盆的凌霄。凌霄满脸是汗,还没来得及搭腔,暖玉已经走上前,帮他把铜盆放下,还从腰里抽出罗帕,轻柔地替他抹去汗珠,无意间瞥见沧海瞠目结舌的反应,一张俏脸才羞成了三月里的桃花,一扭身,跑远了。

是夜。沧海躺在床上,却无法像以往一样很快坠入梦乡,脑海里总是出现暖玉的影像:她的乖巧,她的伶俐,她的聪慧,她的善良……猛然惊觉,这个小时候经常在他背上撒娇的小师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她蹙眉,他心疼;她绽颜,他心喜。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入驻他心里,一颦一笑成了他心情的晴雨表?然而,师妹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反而对大师兄凌霄比较上心……正胡思乱想理不清头绪,身边翻来覆去的凌霄忽然披衣起床,蹑手蹑脚地走出去。沧海以为他小解去了,并未在意,谁知他竟久久未归。沧海坐起身,扯过衣裳正要去寻,眼前却刀光火石地闪过暖玉羞涩的微笑,难道……苦笑一声,无精打采地把衣裳扔到角落,重重地睡了下去,任由酸楚一波波地泛起,最后把他自己淹没。
凌霄回来时,沧海已经鼾声大作。
那一晚,他的喊声格外响亮、悠长

【三】
灯节在暖玉的娇羞、沧海的怅惋中悄悄来到了。
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华灯初上,一派祥和富丽的气象。暖玉与凌霄、沧海结伴出来,且行且注目,一盏盏空灯在一阵阵欢呼声中缓缓升起,明明灭灭间,星光点点,旖旎非常。
凌霄本想牵了暖玉,但有沧海在侧,不免有些顾忌,但又不放心,只好在熙攘的人群中紧紧跟在暖玉身侧,时不时伸出手来护着,生怕她被人挤了撞了。沧海见凌霄跟得紧,又联想到那夜暖玉给凌霄擦汗的娇羞神情,心生莫名的失落。只是虽没师兄跟得那般紧,眼神却也是时时留意在暖玉身上的。殷殷之情、切切之心,掩映在灯影里。
可往往越是在意的,越显得不可把握。就在三人行到人群更拥挤的岔路段时,一个个头不高,但是身形矫捷的书生一个不留神撞在了暖玉身上。那人几乎迎面撞上来,力道不小,暖玉哪里吃得住,“呀”的一声,脚下一歪就倒了下去。沧海赶忙去扶,凌霄见书生趁拥挤就想走人,一时气急,伸手便往书生身上狠狠招呼过去。
那书生身手倒也不慢,向旁边一矮身,险险避过了他的一抓,没料到忙乱中罩在头上的帽子却被碰掉,露出了一头及腰的黑发。凌霄本有满肚子的埋怨,却在这张颊飞红云的俏脸前生生卡住。沧海查看了暖玉的伤势,只见她的脚肿得像个小馒头似的,恼了,嘴里便不客气地发起连珠炮:“我说你的眼睛是不是长头顶上去了,那么多人还要拼命挤,后面有小鬼撵咋地……”“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定睛一看,姑娘身边一个红脸大块头正怒目圆瞪,看样子是他动的手。“好呀,撞了人不道歉,气焰还那么嚣张,要打就打,谁怕谁啊!”说着身子往后一挫,手里起了个“饿虎掏心”式就扑了过去。大汉冷冷一晒,见招拆招,出手既快又狠,眼见着沧海要吃亏,凌霄也把辫子一甩,加入了战团。围观的人群自动给他们让出了一个圈。纵然有以二对一的优势,沧海和凌霄还是技不如人,败下阵来。
自始至终,那姑娘都一言不发、好整以暇地观战。等他们毫无还手之力之后,才下令让大汉退下。她对凌霄说:“怎么样,口服心服了吧!”凌霄身上多处挂彩,用袖口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眼角含着轻蔑,傲立如松,倔强得一言不发。姑娘先是一愣,而后不禁为他的气概折服,眼里别样的神采一闪即逝。她想了一想,双手抱拳行了个礼:“这位兄台有礼,我叫江雪。……”凌霄冷哼一声,横抱起面白如纸的暖玉,跟在忙着分开人群的沧海之后离去,那个叫江雪的女子看着凌霄的倔强背影,眨眨眼睛,笑了,喃喃地说:“我们还会见面的。”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暖玉脚伤严重,不得不暂时歇戏。戏台上的喧天锣鼓悠扬胡琴依然每天奏响,只是曲目换了。《六郎探母》《三岔口》,凌霄是主角,演绎忠肝义胆,沧海继续跑龙套,一场场地配合。最好的座上,总有一个叫江雪的姑娘,只要有凌霄的戏,她每场必到,把巴掌拍得震天响。
一日,沧海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师兄,知道那个江雪是什么人吗?”凌霄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右手握着工笔,在眼角描画。沧海的半个身子趴在化妆桌上,又说:“她是红锦帮帮主江昊天的女儿,红锦帮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听说……”左顾右盼一下见没人注意,才又在凌霄耳边轻轻地说:“听说是反清复明的。”凌霄的手微微一颤,眼角留下了一滴泪状的痕迹。很快,他面色如常,手指一动,那痕迹,倏忽消失。
那场戏,凌霄每每出错,沧海心里疑窦丛生,却也尽心帮他遮掩过去。

【四】
暖玉的脚伤好得差不多了,便离开药香氤氲的闺房,到戏场找凌霄。刚巧戏刚散,下得台来的沧海见了她,嘿嘿一笑:“师妹来了,恢复得不错,过一阵又可以上台唱戏啦!”她调皮地冲他皱皱鼻子,眼神却四下搜索某个身影。
凌霄不在化妆间,她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找着了。只见他仍是杨家将装束,头戴金盔,身着将袍,英姿勃发。他正对一个女子说些什么,那个女子正是那天撞得她摔倒的姑娘。她甜甜地笑,眼里只有他。
暖玉如遭电击,她知道那样的目光意味着什么。她很想知道凌霄此时的表情,然而他背对着她,无法看到。过了好一会,他才和女子道别,走回后台。她赶紧闪过一旁,躲在柱子后面,看他匆匆卸妆,然后随那女子离去。她用力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嵌进皮肉,一颗心直往下坠,坠到尘埃,坠入冰窖,然后“啪”一声碎了一地,再也,拾捡不起。

暖玉心事重重跟着沧海回家,一路上,任他说什么笑话,她都低着头不应声。沧海好生诧异,师妹今天的情绪很不对劲,像个没嘴的闷葫芦,与往日完全判若两人……又不好直问,便陪她默默走着。来到院子门口,沧海说:“师妹,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暖玉没有回答。“师妹!”暖玉抬起头,满脸泪痕,人见犹怜。他的心顿时被什么揪着,撕裂般的疼。从小到大,他最怕的就是暖玉哭了,她一哭,他的天地就像要崩塌一样。“师妹,别哭了,跟师兄说,谁欺负你,我找他去!”一边安慰着,一边赶紧撩起袖口,笨手笨脚地给她擦泪。她的泪越擦越多,他的心越擦越疼。他忽然记起了什么,恍然大悟。看着暖玉梨花带雨的样子,他一咬牙,猛地一把握住暖玉冰凉的手:“师妹,你还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在你身边。”暖玉凄然一笑,轻轻挣脱他的掌心:“二师兄,我知道你对我好,一直都对我好。可是,可是……”“师妹,你知道就好。”他截住她的话头:“擦干眼泪,进去吧,你的脚伤还没全好,又出来那么久,兰姨该担心了。”
他不要听她的下文,他只要她知道,他心里住着她,就够了。

【五】
暖玉重新登台,在戏台上依然是那个美丽多情的杜丽娘,和柳梦梅你侬我侬,私下里见了凌霄,却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不复往日的亲昵。淡淡的笑容,淡淡的话语,不远,亦不近。起初,凌霄极纳闷,后来有一次,天气晴好,他约暖玉到河边走走,权当散心,她一口回绝,说是头疼,想在家休息。可是,当他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闲逛时,却看到她正和沧海流连在卖首饰的小摊前,沧海挑了一对耳环,她接过来试戴,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他的心,顿时灰了一大半。
与此同时,沧海发现,凌霄夜夜出门,行踪飘忽得有些诡秘。他想起那个叫江雪的女子,虽然眉眼清秀,但气质明显硬朗许多,不若暖玉的温婉乖巧。可是,他却舍了暖玉,选择了她。每每看到暖玉明媚笑容下隐忍的痛苦,快乐笑声中潜藏的悲伤,他的心又开始疼,无法遏制。
于是,他在凌霄再一次深夜出门之后也翻身起床,披上外套,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山路越来越陡,沧海的怒火也越来越旺。到了一棵大树下,凌霄终于停了下来,江雪果然在那里等他。沧海隐身在一丛灌木后面,眼见着他们走近。江雪和凌霄说着什么,凌霄频频点头。江雪不时展颜一笑。沧海把拳头捏得紧紧的,恨不得跳出来抓住这对私会的情人,狠狠踹上几脚,吐上几口唾沫,再奉送一句“狗男女”才解气。

共 1 06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多时候,我在想,戏如人生,人生亦如戏,那么,爱呢?是不是,在一回三转,一吟三叹的戏里,爱,也是悲凉在内,繁华在外?一场悲欢与欣喜。演绎的只是注定的结局?若不是,爱,又该是怎样的婉转流长?一见钟情,惊心动魄,还是执子之手,举案齐眉,只,为卿描眉,为君舞袖?抑或执着于曾经的拥有?佛说,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才能得到自在。师傅苏卿语重心长,让兰姨为各自顶上一铜盆井水,意在告知三位徒弟暖玉、凌霄和沧海,要懂得放下。放下,一念而悟,佛拈花一笑,云,“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苏卿师傅当年受恩于王爷,故念念不忘报恩,然,清兵入关,明朝覆灭,熊熊大火湮没了王府,纵使编织如何美幻的梦,也,只不过是梦而已。如斯梦,凌霄是梦里的一个戏子---那个王爷的儿子。红锦帮,反清复明,江雪,帮主的女儿,若暖玉一般爱着凌霄。凌霄,终,因国耻,在肩,爱,转了身。爱有牵手老去,爱有放手成全,爱有只为相伴,爱也有在心里安放一个灵魂。江雪和暖玉,如作者云,“她们都得到了。她们又都没有得到。”但是,我们都以为爱该是穿上凤冠霞衣,油彩画眉,如戏一样简单。沧海遁入佛门,只为成全暖玉与凌霄,却不知,凌霄早离开这浮世,而暖玉从未寻凌霄;凌霄在暖玉一支簪子在清颜划上狰狞的伤口时,痛心地以为,她,不再爱他。或许,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都不是我们看到的,爱是,生活也如是。拥有的未必明白,明白的未必拥有。悲欢与离合,爱也罢,恨也罢,走过,才懂得悲喜。在风中孤独行走的江雪还在爱着吗?还有那个在坟前看望爹爹的孩子,是否在幸福地微笑?“懂得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读到这句话时,我劝自己原谅了苏卿师傅将凌霄覆在谎言里的梦。或许,心情最平静的是暖玉吧,终于明了师傅的懂得放下。此刻,我在想,如果暖玉是我,或许一定劝凌霄和江雪他们和红锦帮放弃国仇家恨的吧,如果天下已安,那么前仇旧恨也仅仅是前尘往事了,放下,是成全,是无为而有所为,是大爱,也是洞悉世事浮生的释然。此刻,我的一滴泪,落下。因为,在看完这篇荡气回肠的小说后,我在往事里读懂了原谅与放下,该是怎样的百转回肠,却又是淡然的笑意吟吟。那么,读着这篇小说的你懂了么?学会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本篇小说语言一如既往的清雅淡丽,人物性格刻画鲜明,心理描写细腻传神,情节一波三折,爱千转百叹,更值得一提的是透过小说我们学会行走人生的“懂得放下”,我想,只要认真品读的读者都会有所得有所获。故推荐。【编辑:悠云微澜】【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6-14 00:46:08 很多时候,我在想,戏如人生,人生亦如戏,那么,爱呢?是不是,在一回三转,一吟三叹的戏里,爱,也是悲凉在内,繁华在外?一场悲欢与欣喜。演绎的只是注定的结局?若不是,爱,又该是怎样的婉转流长?一见钟情,惊心动魄,还是执子之手,举案齐眉,只,为卿描眉,为君舞袖?抑或执着于曾经的拥有?
佛说,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才能得到自在。师傅苏卿语重心长,让兰姨为各自顶上一铜盆井水,意在告知三位徒弟暖玉、凌霄和沧海,要懂得放下。放下,一念而悟,佛拈花一笑,云,“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苏卿师傅当年受恩于王爷,故念念不忘报恩,然,清兵入关,明朝覆灭,熊熊大火湮没了王府,纵使编织如何美幻的梦,也,只不过是梦而已。如斯梦,凌霄是梦里的一个戏子---那个王爷的儿子。红锦帮,反清复明,江雪帮主的女儿,若暖玉一般爱着凌霄。凌霄,终,因国耻,在肩,爱,转了身。
爱有牵手老去,爱有放手成全,爱有只为相伴,爱也有在心里安放一个灵魂。江雪和暖玉,如作者云,“她们都得到了。她们又都没有得到。”但是,我们都以为爱该是穿上凤冠霞衣,油彩画眉,如戏一样简单。沧海遁入佛门,只为成全暖玉与凌霄,却不知,凌霄早离开这浮世,而暖玉从未寻凌霄;凌霄在暖玉一支簪子在清颜划上狰狞的伤口时,痛心地以为,她,不再爱他。或许,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都不是我们看到的,爱是,生活也如是。拥有的未必明白,明白的未必拥有。悲欢与离合,爱也罢,恨也罢,走过,才懂得悲喜。在风中孤独行走的江雪还在爱着吗?还有那个在坟前看望爹爹的孩子,是否在幸福地微笑?“懂得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读到这句话时,我劝自己原谅了苏卿师傅将凌霄覆在谎言里的梦。或许,心情最平静的是暖玉吧,终于明了师傅的懂得放下。此刻,我在想,如果暖玉是我,或许一定劝凌霄和江雪他们和红锦帮放弃国仇家恨的吧,如果天下已安,那么前仇旧恨也仅仅是前尘往事了,放下,是成全,是无为而有所为,是大爱,也是洞悉世事浮生的释然。此刻,我的一滴泪,落下。因为,在看完这篇荡气回肠的小说后,我在往事里读懂了原谅与放下,该是怎样的百转回肠,却又是淡然的笑意吟吟。那么,读着这篇小说的你懂了么?学会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
本篇小说语言一如既往的清雅淡丽,人物性格刻画鲜明,心理描写细腻传神,情节一波三折,爱千转百叹,更值得一提是的透过小说我们学会行走人生的“懂得放下”,我想,只要认真品读的读者都会有所得有所获。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6-14 10: 9:2 用心的,动心的按,使劲抱抱亲爱的熙。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6-18 14:14:17 好按配好文。
回复1 楼 文友: 2010-06-22 2 :08:19 是滴,绝对是好按。
2 楼 文友: 2010-06-14 00:47:02 絮絮,端午节快乐!抱抱,我们都要微笑着快乐!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2 楼 文友: 2010-06-14 10:4 :49 浮生如斯,及时行乐。熙,吃粽子去,原野送了人肉馅的来。哈哈
 楼 文友: 2010-06-14 00:50:14 非常耐嚼的故事,待我慢慢消化。夜访飘絮,问好了,端午节快乐。:)) 因了我们对生命的厚爱,岁月也会郑重其事地把我们放在心底,随时给我们以感动!
回复  楼 文友: 2010-06-14 10:48:28 枝丫,谢谢。你的文字我超喜欢的。也祝你端午快乐,天天快乐。
4 楼 文友: 2010-06-14 10:16:21 寻一静谧处,细读先生力作,品味暗香中那抹飘影;你有懒的习惯,我有不读长篇的习惯,如今看来都不算明智之举,末了,寄予晨光捎你一个粽子,猜猜,里面是什么做的馅?(*^__^*) 嘻嘻…… 风是摇摆长裙的舞者,雨在冲刷尘埃的沉积,丰满华彩的人生总是曲曲折折......
回复4 楼 文友: 2010-06-14 10: 7:19 人肉馅。嘿嘿
5 楼 文友: 2010-06-14 11:40:54 绝品推荐 小说作者,笔名味道,味道文章,味道啊味道,alun12 21
6 楼 文友: 2010-06-14 17: :24 文风华美,构架宏大,内涵丰实,富有个性。悠云的编辑按仿佛一篇散文,语言清丽,恰和此文相得益彰,道尽了这篇文章的况味。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7 楼 文友: 2010-06-14 18:2 :07 看完了飘师傅的玉暖,又看悠云的按,眼睛开始发胀了,不过值了,真是大开眼界,好喜欢。 我是风筝,那轻绢的身躯,描画了世上最美的颜色,乘风携梦,栖息在云端,闲瞰世间,有你守望我的,多情的目光......
8 楼 文友: 2010-06-14 20:15:27 人生得失其实全在取舍的一念之间,直到走完一生回望前尘时,我们仍然在为自己的付出与成全感动着,却不知彼处、彼地、彼人,也做着同样的牺牲与猜想,放不下,原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错过。
9 楼 文友: 2010-06-14 20:17:5 早知结局是如此凄然,暖玉为何不在当初伸手挽留,无论结果会怎样,至少心可以无牵无挂的死去。
10 楼 文友: 2010-06-15 09:21:46 为什么非要等到一切成殇,才会懂得? 我是风筝,那轻绢的身躯,描画了世上最美的颜色,乘风携梦,栖息在云端,闲瞰世间,有你守望我的,多情的目光......宝宝大便
孩子口臭
孩子小便黄
旅游出行必备肠胃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