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调戏诸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觉醒 二

发布时间:2019-12-04 13:31:44

调戏诸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觉醒 二

虞凉看着诡异变化后的顾云风,目光闪烁,心中有几分感叹,也有几分思索。

事情要从姬九三千多年前被剑南辰逼进剑坟说起。

因为他这段记忆来自本尊,是姬九亲身经历过的。

中央天域有几家庞然大物,因为有大能坐镇,又被世人尊称为圣地,超然物外,势力恐怖无比。

其中之一就是剑阁,坐落在极南之地的无涯岸边,旁边就是无尽海洋,剑阁俯瞰这片亿万里疆域已有上万载,诞生了无数的天才俊杰。

剑阁有一百一十二峰,其中有四主峰。

四主峰之一的藏剑峰峰主就是剑南辰,姬九曾经的师父。

至于姬九为何被剑南辰逼进剑坟之中,却是一件足以让剑阁高层齐齐扼腕叹息的隐秘事情。

在外自诩为正道楷模的剑阁,对此事也是讳莫如深。

因为不仅涉及到一位峰主的脸面问题,还涉及到了剑阁的原则,所谓的正道原则。

失传已久的人丹炼制之法,在剑阁四大峰主之一的剑南辰手中重现于世,以活人为丹,可想而知有多么歹毒。

人丹的炼制极为困难,需要的步骤材料极多,但人丹只要一成,武者吞服下去之后,便能完美继承被炼制成人丹那人的天赋。

姬九曾给秦昊提及过,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因为他差点就被剑南辰给炼制成人丹。

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模样的剑南辰,暗地里却羡慕他这个徒弟的无双天赋,想将姬九给吞噬掉。

剑南辰在化神巅峰停滞多年,一直迈不过那一步,由此心生了邪念。

姬九还挺天真地以为自己总算是在异界遇到了位好人,要不是朔秋家的少主朔秋无常提及,并向他阐明了人丹的利弊,姬九恐怕还傻乎乎地被蒙在鼓里。

剑南辰传给他的功法以及让他吞服的药材,全部都是炼制人丹所需要的“气”和“灵”。

当他修为达到一定境界,或者说“气”和“灵”达到一定程度时,就是剑南辰开炉炼丹之日。

得知一切真相后,姬九浑身发冷。

他也不知道朔秋无常是从何处得知人丹的丹方的,随后两人做了一笔交易,朔秋无常以他家祖传大术“弹指刹那,三千繁华”为代价,向姬九换取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叫做剑婉清,剑南辰独女。

朔秋无常和姬九为同门师兄弟,不过不同的是朔秋无常身后是一流顶尖家族朔秋家,他是众多年轻弟子眼中的天之骄子。

而姬九却是无权无势的一个小人物,得知这事的时候他也不过才融魂前期而已,在庞然大物剑阁面前,蝼蚁般渺小。

朔秋无常得到剑婉清,他便能坐稳朔秋家未来的家主之位,所以面对这交易,姬九也无可厚非。

而且平时里他就对那剑婉清不感冒,毕竟有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在,她的许多举动在姬九看来都太虚假,太刻意。

当然在外人眼中大师姐剑婉清对他这个小师弟却是极为宠爱。

宠爱到让他们为之疯狂嫉妒。

有了那层提防后,姬九对剑南辰和剑婉清这对父女的许多举动就洞若观火了,所以有天当他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气”和“灵”已达到某个合适的程度时,剑婉清果然来找他了。

借口是去她闺房帮她推演一门灵术。

面对如此低劣的仙人跳手段,姬九当时除了想笑,几乎没有多余想法。

想必进去后剑婉清一定会撕开自己衣服,一边畏惧后退,一边大喊救命非礼,接着房外会蹿出来一群人,剑南辰赫然会在其中,他会露出不可思议和满脸痛心,随即怒斥自己。

“我如此待你,你却……”

这样,剑南辰就有合适的理由将姬九关押入牢房,随后炼制人丹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样的场景,姬九几乎是瞬间已脑补完成。

于是他以传音符通知了朔秋无常。

再趁剑婉清不备,以朔秋无常早就给他的迷药迷晕了她,随即朔秋无常便前来带走了剑婉清。

后来姬九才知道那迷药是种药效极强的春药。

于是他“送女“的名号,后来便开始在各大势力间传开。

不明白真相的众人,只知道他是剑阁弃徒、欺师灭祖、下药迷晕宠爱他的师姐,欲行不轨,朔秋无常英雄救美,夺得美人身心。

姬九对此倒无所谓,因为那时的他已经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当然对于此事,剑南辰自然勃然大怒,不论是哪种原因,他都想将姬九一掌击毙,或者抓住去炼制人丹,所以姬九当晚就潜逃了,一路蹿去后山,那里是朔秋无常为他指名的唯一活路。

除了相信他,姬九别无选择。

剑坟作为剑阁禁地,就位于后山,相传那是远古时期的战场形成的。

荒凉的剑坟之中随处可见武器残片,色泽嫣红犹如宝石般的鲜血,以及威力强大、压迫惊人的阵纹……更深处还沉浮着许多身穿古老衣物的男女尸体,夜里承接星辉,犹如银河。

“踏入者必死。”

剑坟外面是一块刻着这几字的方青石碑。

眼看身后剑南辰杀气腾腾追来,姬九头也不回,瞬间便窜入其中,万道阵纹顿时亮起惊天白光,他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剑南辰见此唯有遗憾止步。

剑坟之中密布惊天阵纹,号称大能也将三步喋血。

剑南辰不敢进去,他也不相信姬九还能活着回来。

可姬九他却能看透外围那些阵纹。

于是他在剑坟之中待了三百年,得到了那枚藏有古魔传承的须弥戒。

离开剑坟之日,姬九成就化神。

虞凉如今眼前顾云风的这幅模样,就和姬九得到古魔传承时曾看见的画面中的众人出奇一致。

半明半暗的天空中飘洒黑色的雨,地面上有方七层黑岩垒成的祭台,四周跪满密密麻麻的人群,足有成千上万,他们对着祭台哭泣流泪,脸上和现在的顾云风几乎一模一样。

漆黑如墨的眼珠,密布面庞的黑色纹路……

……

……

“看样子这把黑色狂刀和古魔传承有关。”虞凉暗自思索。

“凉儿,你没事吧。”顾云风几步便劈来层层尸群,来到虞凉面前,他似乎面带担忧,不过这幅模样却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虞凉身上几乎处处是伤痕,有些地方已经深可见骨。

“我没事,父亲,您这样子是?”虞凉摇摇头,露出担忧来。

“稍后给你解释,为父先帮你解决掉它再说。”顾云风见儿子无事,心中稍安,随即转身,一步踏出,浑身缠绕黑色雾气,已是瞬间出现在尚在惊愕的骷风老祖面前。

“你这是什么招式?朱松家的借灵之术?”骷风老祖知道的辛密不少,结合记忆不断思索,但仍是没有什么结论,它倒并没有多大的害怕惧意。

“杀你之术。”顾云风冷道,不同于之前,他现在浑身充满力量,强大了不止一倍,连手中的黑色狂刀也和他隐隐呼应起来,如心脏般砰砰跳动。

“你这小辈,倒是极为狂妄。”骷风老祖庞大如山的身躯稍一移动,便刮起了阵恶臭狂风,顿时朝顾云风涌去,它嘴中也不停息,喷出源源不断的黑色雾气,带着强烈的腐蚀性。

它如今倒是没有唤出尸魁来了,毕竟对付顾云风已没多大用处。

这团黑色雾气对着顾云风当头罩下,连空气也被腐蚀出嗤嗤声响。

然而,顾云风丝毫不避,他体表浮现一层淡淡黑色微光,竟直接抵挡住了这团雾气,随即他持刀对着骷风老祖腰部斩去,十几丈长的刀气嗤出,卷动天地灵气,使得空气沸腾一般躁动起来。

轰!!!

这一次没有溅出火星来。

一声惊天动地巨响,骷风老祖腰部出现一个清晰的刀痕,渗出黑色鲜血来,它同时朝后猛退好几步,差点跌倒,又是引起阵地动山摇。

“你怎么变强这么多了?”骷风老祖大骇,瞪大眼睛。

它这个状态下,强化的不仅是体积,包括身躯各方面,所以以如今的身体强度,即便是几个化神强者一起出手也不见得就能打破。

他只一刀,便破了自己身躯?

骷风老祖这种状态是无法维持多久的,所以这一瞬间它已萌生退意,如今还能抵抗一下,若是这状态结束,那它岂不是要被对方斩于刀下了。

退意一萌生,骷风老祖便没有了任何战意,眼珠子一转,便大喝道:“小辈欺人太甚,老祖我和你拼了

。”

话落,它也不管顾云风反应,身躯急剧缩小,接着四周腾起黑雾,就要朝远方飞去,然而顾云风早有意料,面色无喜无悲,随即他低啸一声,眼睛突然淌下猩红血迹来,砰砰砰几声!

黑色狂刀骤然间变大,很快就超过了顾云风的身躯长度。

他双手持刀,竖劈下来,足有城墙那么粗大的黑色刀气贯穿天际,直奔骷风老祖身躯斩去!

“该死,这是……”骷风老祖惊恐无比,身死的绝望阴影笼罩而来,它还想抵抗,不过这道刀气何其壮阔,轰然一声斩于它身上,

天地为之一清!

旋即漫天黑色血肉炸落,飘飘扬扬洒下。

骷风老祖身死。

不远处的虞凉见此一幕,感受到空中弥漫的浓郁死气,不由露出由衷笑容。

“看来是足够我觉醒了。”他盘膝闭眼坐下。

无穷无尽的黑色气流忽然自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形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黑色漩涡,而虞凉就端坐在漩涡下方,黑色气流盘旋落下,被他吞服入体,鲸吞蚕食,很快消失不见。

他的身躯表面,开始迅速发生奇异变化,淡淡的黑白二色,交织出现。

安溪县医院预约挂号
宣城市人民医院
辽宁治疗阳痿费用
北京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长沙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