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校草制霸录 三十六、汝虽打草,吾已惊蛇(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1:32

校草制霸录 三十六、汝虽打草,吾已惊蛇(上)

“补偿他一瓶洗洁‘精’?”听到吴梓臣不着调的回答,江水源差点一巴掌呼他脑‘门’上,“你又是让三个小‘女’生在校‘门’口和他拉拉扯扯,又是无数粪弹铺天盖地飞流直下,差点‘弄’得人家身败名裂,最后你用一瓶洗洁‘精’就想把别人打发了?时间哪有那么轻易的事儿!具体该如何赔偿人家的‘精’神损失,拜托你走点心好不好?”

吴梓臣马上乖巧地应承道:“好好好,我走心!只是兹事体大,老大你能不能多给我点时间,容我仔细考虑考虑,想出一个既有诚意又有实效的解决方案?”

“给你时间考虑可以,但我怕你一考虑就考虑到高三毕业!”江水源岂会看不出吴梓臣的缓兵之计。-79-

“不会的、不会的!”吴梓臣拍着‘胸’脯说道,“老大您尽管放心,小弟会同浦大美‘女’在一周之内绝对拿出让您满意的解决方案。到时候要是违约,小弟甘愿向老班主动坦白一切,争取宽大处理!”

“这可是你说的!”江水源倒想看看吴梓臣究竟能想出什么的法子,“君子一言,”

吴梓臣马上接口道:“快马一鞭!如违此誓,我就是太监。――哎哎,老大您别发飙呀!发飙也别打脸,小弟还靠着这张脸吃饭呢!嘿嘿,小弟这不是看话题太过沉重,幽默一下调节调节气氛吗?至于刚才那件事,小弟保证如期如约完成任务。”

下午第三节课后,江水源正准备去国学讲谈社做国学论难培训,刚出‘门’就被学生会办公室主任梁诏拦住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以及准确:“对不起江副会长,打扰您一下s;。是这样的,刚刚接到韦会长通知,他想召开一个紧急会议,需要请你参加。”

“是关于什么内容的?”江水源问道。事实上,学生会的每个会议都很紧急、每个会议都需要他参加。如今他已经决定跳出三界外,只要事情不牵扯到自己头上,一般会议都懒得去参加。今天也不例外。

梁诏有些低沉地回答道:“今天早上贺副会长在校‘门’口遇袭的事。江副会长应该有所耳闻吧?”看见江水源点头后他又接着说道:“韦会长觉得这件事情‘性’质非常恶劣,对学生会的影响也很坏,所以想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讨论一下该如何应对。请江副会长务必参加!”

要说这起遇袭案件的源头还真就在学生会里。要不是江水源参选副会长与贺文麟狭路相逢。要不是因为韦大会长的“1245”工程导致江水源和贺文麟的顶牛,要不是贺文麟利用学校论坛超级管理员账号兴风作‘浪’,哪会有今儿早上那档子破事?而且对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江水源觉得贺文麟应该是一清二楚的,韦述就算不清楚。也至少能猜到个大概。

事情的两个当事人都是学生会副会长,另外还隐约涉及到学生会会长,确实需要开个紧急会议讨论一下如何应对。所以江水源没有拒绝:“我会准时参加的。会议的时间、地点呢?”

梁诏道:“就是现在!地点是学生会小办公室,江副会长这就跟我一起过去吧!”

“好!”

到了学生会小办公室,江水源发现里面除了会长韦述再无其他人,忍不住问道:“韦师兄,不是说开会么?怎么就我们两个人?”

“什么两个人?除了你我,不是还有梁诏梁主任吗?应该是三个!”韦述笑着纠正道,“今天这会主要是讨论今早贺副会长在校‘门’口遇袭的事儿,因为牵涉到咱们学生会的副会长。范围不宜太广,所以就我们三个就行了,免得‘弄’得满城风雨路人皆知!”

“可这事儿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只怕今晚《淮府晚报》上都会出现专题,现在掩饰还有意义吗?”江水源觉得韦述此举简直是掩耳盗铃:“对了,贺师兄呢?”

韦述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贺副会长向来勤勤恳恳、踏踏实实,而且谦恭有礼、与人为善,无论在班级、在社团还是在咱们学生会都是获得大家一致肯定,没想到居然遭此飞来横祸s;。所受心理打击可想而知!所以自从今早回去换衣服之后便再也没回学校,据说已经请假半个月打算在家休养一阵子!”

“请假半个月在家休养?”江水源突然想到下午上课前吴梓臣的保证,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这家伙的狗鼻子不会那么尖吧,贺文麟一抬‘腿’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

韦述自然猜不到江水源的心思。当下答道:“是的,听说他因为过度紧张、刺‘激’过度导致出现神经功能‘性’头疼,需要好好静养,近期最好不要到学校这个受伤害的地方,避免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对于贺文麟得了所谓“神经功能‘性’头疼”的说法,江水源只是姑妄听之。他觉得更有可能的原因是,最好面子的贺师兄在最好面子的年龄当着全校同学的面丢了面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所以请假在家,打算等事情渐渐平息之后再回学校,免得太过尴尬。

他马上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对了韦师兄,你说贺师兄一向与人为善,为什么突然遭此无妄之灾?”

“你不知道?”韦述深深地看了江水源一眼,才缓缓答道:“我也不太清楚。或许他在学生会的工作中无意得罪了某人,某人又不敢明目张胆争辩,只好采取如此极端险恶的手段来报复,彻底败坏他的名声吧?等找到行凶者和指使者之后,谜底应该就会揭晓。”

“那行凶者和指使者找到了么?”

韦述再次深深地看了江水源一眼:“不太清楚!不过作案者非常狡猾,事前曾做过周密布置,选用的人也都是大家不认识的,貌似还了化妆,而且作案之后马上就搭乘一辆没牌照的小轿车逃之夭夭,连追查都没法追查。”

江水源觉得韦述的眼神非常讨嫌,忍不住刺了他一句:“想追查还不简单?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问问贺师兄最近得罪过什么人呗,事情不就一目了然了么?”

韦述嘿嘿而笑,一语双关地答道:“贺副会长是什么样的人,江副会长你还不清楚?除了学生会工作上面的事情外,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什么人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呢?”

潞安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芜湖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癫痫病医院
南充治妇科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